• 那一抹温馨的回忆800字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将民族元素应用于艺术设计是成就成功设计作品的一个重支撑。中国的艺术设计只有建立于对中国元素的挖掘、理解、应用、直至重构的基础之上,注重民族元素内涵、形式、表现手法等的挖掘,并与现代时尚、科学相结合创造出有时代性、民族性的设计。才能使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特性得以存留和发展,才能实现艺术设计高度现代化与高度民族化的和谐统一。 关键词民族元素;艺术设计;创新应用 随着我国国力的不断强大,国民素质的不断提高,审美情趣日益增长,人们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已经强调自然色彩和天然材料的应用,民族化与地域性元素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原有单一的、工业化的产品也慢慢地退出我们的视线,替之而来的更具民族特色、地域特色的生活元素渐渐进入了我们的生活。所以对于现代的艺术设计工作者来说,应当更多采用富有民族民间特色的艺术手法、风格、元素来设计让群众满意的作品,从而把我们博大精深的民族元素融入到现代设计当中去,实现高度现代化与高度民族化的和谐统一。 一、中国民族元素与艺术设计 中国民族元素。正如中国红、黄之于中国,中国的民族元素可以理解为中华民族的精神、民族文化的象征,民族的吉祥物、图腾等等。例如楚国的图案、楚辞、汉赋、六朝骈文、颜延之诗以及汉代的铜器、陶器、王曦之的书法、顾恺之的画、陶潜的诗、宋代的白瓷、明朝的瓷器和一直存在到今天的彝族刺绣和京剧的舞台服装等等,都表现了一种“初发芙蓉、自然可爱”的美,其中都浸透着所谓的“中国民族元素”。从理论上讲,中国民族元素就是凡是被大多数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认同的、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精神,并体现国家尊严和民族利益的形象、符号或风俗习惯,均可被视为“中国民族元素”。依据这个定义,中国民族元素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外部形式、内部精神以及文化本源。外部形式,指的是用以表达这种元素的载体的外表形态;内部精神指的是其外部形式即载体外表形态所传递出来的精神含义;文化本源指的是这种元素产生的历史过程,及其所受的中国文化的影响。这里仅举一例来说明这三个层次龙纹是中国传统元素的代表,其极具特色的外形是该元素的外部形式;它所代表的吉祥的涵义,王者之风的品质则是该元素的内部精神而使其具有这种精神气质的则是中国千百年来的龙图腾的文化。 艺术设计。从学科角度而言,艺术设计是一门边缘学科,它既是现代艺术中不可缺少的组成成分,也是杂糅各种学科、兼蓄各种文化、包罗各行各业的综合文化体系。它不仅通过具体的造型、色彩、结构等视觉形象反映艺术的节奏、韵律、均衡之美,同时它与社会、市场、经济、科技、民族、宗教等各个领域结合起来,发挥着服务于生活的功能。 那么,民族元素之于艺术设计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认为,艺术设计是人类文明的一个缩影。世界艺术设计的发展主流告诉人们,民族文化特色、科学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是艺术设计的最高境界,一个国家的设计文化,是与其民族的设计历史、民族特色、社会观念和审美思维方式等特性密不可分的。纵观所有富有生命力的成功设计,无不具备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它们都浓缩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内涵,总结了多年来积累的传统文化,综合了各具特色的民族元素,是民族文化和艺术精神的载体。在上海世博会上我们看到了诸多外国馆都充盈着民族元素,比如,委内瑞拉展馆馆内的露天庭院、上升台阶、传统的土著居民生活空间、开阔的玻利瓦尔广场等极具民族特色的元素相互融合,展示了委内瑞拉的文化、艺术和生活;又如,乌克兰馆以“从古老迈向现代”为主题,通过一系列富有民族特色的元素,向世界展示了乌克兰城市文明建设的成果以及未来城市发展的理念。因此,对于中国的艺术设计工作者而言,应当重视民族元素的应用,利用民族传统图案、表现方法、传统装饰载体等素,设计出具有民族化风格特征的、具有民族文化内涵、吻合民族文化心理的艺术设计,积极创造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性设计。 二、现状及问题分析 当代文明的发展,信息产业的日新月异的变化,改变了我们许多传统的观念,也打破了往日的艺术疆界。我国的艺术设计,在受大量西方设计思想影响后,设计师往往习惯于用西方的构图形式和设计语言来完成自己的设计作品。在进入世纪后,中国艺术设计重视民族元素的表现逐步变得突出起来,中国的本土艺术设计元素尤其是传统的中国水墨引起了国内以靳埭强为首的一批顶级设计师的高度重视,在设计界掀起了一场做“中国人自己的设计”的设计革命。靳先生深受道教、儒教和禅宗的影响,他运用汉字、书法、水墨画等传统元素与先进电脑技术相结合,创作出了大量具有独特“靳氏风格”的作品,中国银行的新行徽就是他努力融汇古今的典型例证。在整幅构图中,把中国的“中”字放置在传统的古钱内,“中”字的一竖用一条象征吉祥喜庆的红丝带串联在一起,构造出了独特而又现代的韵味。逐渐地,在顶级设计师的影响下,中国民族元素在艺术设计中的应用越来越多,也日渐成熟。年北京奥运会的祥云火炬,其上对中国传统图案云纹的运用,无疑是针对其吉祥如意的内部精神的极高明的诠释。又如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标志,这个标志采用中国的神鸟“凤凰”作为设计元素,既契合了“航空”这一设计对象,又极具中国特色。我们可以说传统文化对艺术设计以及科技发展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并通过艺术与设计,对时尚风格起到了引导作用。归纳言之,挖掘民族元素已经成为了当今成就成功的中国艺术设计的一个重出发点。 但是,目前大量的在将中国民族元素应用于艺术设计作品时仍存在一个很常见且严重的问题,即只是单纯地对其外部形式进行仿照,而对其内部含义与文化本源考虑不足甚至忽略。第一,降低设计的厚重感,给人以肤浅的感觉,而这种厚重感正是来源于中国几千年沉积下来的文化。第二,传递不恰当甚至是错误的信息,引起人们的误解。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一是现代设计的基础模式是建立在西方的设计模式之上的,虽然这一点会随着中国独特设计的发展而逐渐弱化,但是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需一点点地改变,最终从量变升华为质变;二是现代设计与民族元素在很多深层次的理念上有一定的分歧,这种矛盾包括社会意识形态上的矛盾,跨时代人们精神层面的矛盾等等。基于以上原因,设计师在运用中国民族元素的时候进行再加工、再创新,以达到缓解这些矛盾的作用,使设计作品中的民族元素更加自然,浑然天成。 三、创新性应用 我们认为,解决目前民族元素应用于艺术设计的突出矛盾,逐步形成中国独有的设计风格与体系,应当遵循以下几个原则 第一,注重民族元素内涵与形式的结合应用。精美的民族艺术元素的形式是孕育于它的文化与精神背景中的,失去了民族文化与精神背景,形式的表现就会显得苍白无力。我们绝对不是否定民族元素的外在形式,反之内涵需通过形式才能得以表 现。我们认为,首先注意设计素材的民族化。设计素材的民族化在于以传统的装饰设计为营养源泉,汲取其设计思想或是采用其最基本的设计素材,如基本纹样、构图形式、装饰色彩等元素,使用夸张与变形、省略与添加、有序与重构、平面与概括、破损与结构等造型手法,使用套色、明暗、肌理、蜡染、扎染、雕刻、彩绘等表现技法设计出具有民族化风格,同时也不乏现代气息的装饰设计形式。其次注意设计载体的民族化。传统的、民族化的设计的载体种类繁多,按照被装饰物的材质的分类,常见的有布、纸、木、石、皮革、金属等种类;按照艺术门类的划分则有年画、剪纸、皮影、蓝印花布、木雕、面具、漆艺等艺术形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经过长期不断地探索与研究,逐渐掌握了不同载体的性能与特点、形成了不同装饰领域的工艺流程与步骤。正如蜡染、扎染艺术的特点、工艺不能使用到雕刻装饰艺术中一样,不同的艺术设计与载体具有不同的艺术特点以及工艺特点。而这些特点恰好是不同艺术类型区别于其他设计艺术类型的特质,也是民族化艺术设计的具体体现。恰当地选择合适的载体,不仅是艺术设计表现效果的求、工艺的求,同时也是民族化设计的求。 第二,注重中华民族暗喻、谐音、象征手法的应用。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来说,象征性的暗喻是很重的一个文化现象,而意象又是与象征暗喻有极为密切联系的范畴。例如,作为曾是古代帝王宫殿的故宫建筑群,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座宫室,九在数字中是最大的数字,象征皇帝万寿无疆之意。在平面上,建筑群沿中轴线排列,呈对称形,气势雄伟,象征皇权的威严与强大。上海浦东的金茂大厦,所体现的既有美国式的风格,又蕴涵了中国传统文化,以中国的塔及竹笋为主题形象,“雨后春笋”“节节高”等象征事业的蓬勃发展。这些成功之作无不蕴涵有中国文化特有的意象之成分。另外可以使用谐音和象征的表现手法,如“蝠”谐音“福”“鹿”谐音“禄”,所以可以使用“蝠纹”来表现“福气”“鹿纹”来表现“官禄”。又如佛教装饰图案中的莲花象征净土,皇袍上的龙纹、十二华章象征皇权,红色象征喜庆吉祥,黄色象征皇权等等。相较于现代纯粹构图式的、直白的艺术设计,使用暗喻、谐音以及象征的表现不仅吻合了中国人含蓄、内敛的民族性格特征,同时也增加了艺术设计的意境与深度。 第三,注重设计步骤、手法的应用。在运用传统民族艺术元素时,首先,应该将民族元素中的精华部分加以提炼,特别注意是什么使该元素得以流传至今,是什么让该元素赢得了广大人民的喜爱。然后,在应用这一元素之前,对这一元素产生的文化历史背景做一个详细的调研,避免不当的甚至是产生误解的应用出现在设计中。最后,应该站在设计观赏者或用户的角度去对这项设计应用进行分析,以重新检验民族元素应用的可行性。特定的市场、针对的人群、适合的产品、恰当的表现形式、体现有价值和意义的物质需与精神需求,这是实现设计价值的真谛,是应用民族元素成功与否的钥匙。客观合理地将民族元素应用在特定设计中,才能真正做到锦上添花、事半功倍。。另外,注重抽象简约、符号拼贴和移植与嫁接等设计手法的应用。其关键在于可失传统之形而不失传统之韵,使传统的民族元素构件加以抽象、裂解或变形,使之成为某些典型意义或象征意义的符号,并移植与嫁接儒、道、禅等中华民族历史文化,使之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形象。 参考文献 []王梦,浅析民间艺术的发展及对现代设计的影响[J],安徽文学,. []辛立新,中国设计艺术史论[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 []张道一,中国民间美术词典[M]江苏江苏美术出版社,. []郭琳,王圣,浅释书画艺术元素在平面设计中的审美表现[M],济南山东出版社,. []陈钧,试析民族元素在设计中的应用[J],艺术教育,. []彭锋,呼唤有中国立场的当代艺术[J],美术观察,,.

    上一篇:二爷红衣柔而不娘 这件红蕾丝只有张艺兴撑得起

    下一篇:用心沟通,给学生一双腾飞的翅膀